抽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抽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里屯被砍法国人忆噩梦等救护车10分钟像10年肇庆资讯在线

发布时间:2020-02-03 06:39:02 阅读: 来源:抽纸厂家

等救护车这10分钟像过了10年

女孩三里屯被扎身亡 新婚丈夫追忆过往

正在上网的粒粒看到了一组新闻照片,内心一紧,照片里一对在三里屯被人持刀无故袭击的情侣,太像好友顾文青和她的法国男友了。粒粒希望自己看错了,颤抖地给顾文青发微信、短信,都没有回复,跑到微博里看评论,真的是她。

8月13日下午,北京市公安局通报,嫌疑人高某某在三里屯酒吧街持刀,无故将一男一女两名路人扎伤,女子经抢救无效死亡。路人正是顾文青,她刚刚和男友领了结婚证,准备移居法国,开一家梦想的文身工作室。然而,意外令即将到来的美好生活戛然而止。

打拼:有才华的女文身师

28岁的顾文青老家在山东,从高二起开始学习美术的文青,在画室老师的介绍下,接触到文身,从此爱上这门艺术。为了创作、设计、构图,她常常画到深夜。夜深人静,屋里总能传出她练习时文身机隐隐作响的声音。还在读大学时,文青就来到画室老师介绍的一家文身工作室当学员,同时还学习插画、法语。她的微博朋友圈封面中写道:“喜欢和有思维的人类和动物相处”。

一同工作过两年的文身工作室同事,很看好这个努力认真又很有艺术天分的女孩,“她对于文身钻研的想法,甚至比我们都更新颖些,是一个特别有才华的女孩。”翻看文青在社交网络里发布的照片,几乎全是她喜爱的文身、彩绘,插画作品。除了做文身,她还常参加活动做彩绘,自制手机壳售卖,生活过得很充实。

“白羊座的热情往往被迫陷入热脸贴冷屁股的尴尬境地,我还是感恩爸妈给了我这样一个直率可爱的性格。”朋友印象里,文青的确是个“在人面前不走面儿,对谁都特别热情,拿谁都当好朋友”的白羊座女孩,“一般跟她见过几次面,基本就没什么防线了。”

性格外向的文青,第一次上插画课,就跟同桌粒粒成为了好朋友。粒粒还在上学,俩人第一次吃午饭,文青觉得粒粒还没赚钱,就主动请客。在她的印象中,身高一米七五的文青,看起来有种欧美模特的感觉。有时打扮得很仙很优雅,插画班签到的老师常称呼她为“仙女”。平时,文青也会骑着大大的电动摩托车来上课,不打伞不戴帽不防晒,一身朋克装,很酷。

幸福:跨国恋人刚刚领证

自从文青考上大学后,母亲马玉华(化名)就很少操过心。比文青小4岁的妹妹佳佳,大学毕业后也来到了北京。“姐姐做饭特别好吃,中餐西餐都很拿手”,天天吃着姐姐做的大餐,佳佳也暂且放弃“减肥事业”,感叹着“跟着姐姐就是倍儿幸福”。

努力工作、赚钱,来北京打拼的文青,租住在已有些年头的甜水园的一个老小区里。后来,她结识了法国人老罗,这位在法国驻华大使馆工作的男孩,跟她在一起三年了,她叫他老罗。“都说法国人很浪漫,其实还很逗很二。”文青常调侃好性格的老罗,带着他参加朋友的聚会,文青身边的人几乎都认识、喜欢这个爱玩儿、孩子般的法国人。

不久前,老罗通过了法国公务员考试,再三商量后,俩人决定结婚移居法国。老罗做公务员,文青开一家梦想中的文身工作室。“她去国外后,肯定可以做得很出色。”得知文青的想法后,文身工作室的同事们都很支持她。8月4日,两人领取了结婚证,晒出来的照片上两人很幸福。

离别:送亲母亲带回女儿骨灰

8月13日中午,马玉华正在文青的出租房里准备午饭,突然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出事儿了,赶紧到医院急诊科。”到了那儿,医生说正在抢救,不让进去,马玉华发蒙地守在门口,总抱有一丝希望,哪怕是重伤也好。最终,等来的是抢救无效的通知,让她再进去看看孩子最后一眼。

“这一趟就是我接女儿回家了,抱着她的骨灰回去了。”得知文青和罗明8月20日左右即将前往法国,马玉华从山东老家来到北京,只为再多陪陪女儿。谁也想不到,妈妈刚来了两三天,文青就出事了。

8月18日清晨,文青的葬礼在北京东郊殡仪馆举行。养了28年的女儿走了,家里的天也塌了。“没人照顾妹妹了,也没人替我分担一切了。”马玉华努力想从失女的痛苦中恢复过来,她不想去看邻居们惋惜的眼神、家人流干的眼泪。“只想讨回一个公道,让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以告慰我女儿在天之灵。”

“感觉心疼得要死了,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妹妹佳佳在朋友圈里这样写道。恍惚中,脑海里还浮现着几天前姐俩勾画着在法国相聚的情景。“不敢看网上关于她的事儿,怕看到照片会受不了。她生前的物品也不敢随身带,看到了就会难过……”

佳佳左手中指上,有两枝类似玫瑰的小文身,是姐姐生前做的。姐姐再不能为她做新的文身,两枝玫瑰是佳佳对姐姐永远的思念。

讲述:那一刻发生了什么

相识6年多,在一起3年。要不是那个中午发生的那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文青和老罗此刻已抵达法国,开始了属于他俩的幸福新生活。

在老罗回法国的前一晚,他接受了北京晨报记者的采访,回忆了事发时的情况。8月13日中午,老罗刚跟文青办完前往法国的签证,夫妻俩怀揣着对未来生活的憧憬,走到了三里屯酒吧街南口一个花坛处。这时,不远处一名陌生的持刀男子朝他们的方向走来。持刀男子看了看老罗,问他是不是美国人,老罗说不是,那名男子就说了一句美国人的坏话。老罗说,他和文青并没有说任何不好听的话,也没有肢体上的动作,仅回答:“这跟我没有关系,让我们走吧。”“后来那人又说了句我不太明白的话,但这句话里跟美国人有关系,我便又回答‘我不是美国人,不好意思’,说完继续往前走。最后文青跟那人说‘我老公是法国人,不是美国人’,之后我们接着往优衣库的方向走,那人就从后边杀了她。”

文青被刺中后,老罗的脑海瞬间一片空白。后来,老罗也被男子扎了两次,所幸伤势不重。见男子朝优衣库方向走去,老罗赶紧来到文青身旁,蹲下来,本能地用手按住她胸腹部的伤口,并一直呼唤鼓励着妻子,“你加油”、“我爱你”、“你不要死”,“呼吸呼吸”……大约10分钟后,在其他人的帮助下,警察和救护车赶到现场。对于老罗来说,等待的这10分钟,“印象中好像过了10年”。

8月18日,是文青的葬礼,老罗办理了临时出院。而在此前,老罗看到有人把他在三里屯祭奠文青的照片发在网上,其实那人并不是他而是他的朋友,当时他还躺在医院里。

文青的最后一条微博,时间定格在7月31日:“下午做个文身,晚上做个饭,自个拍”。评论里,几百人默默为这位素不相识的姑娘点上蜡烛,还有一些熟识她的朋友续上未尽的话语。

“她是最适合我的人”

北京晨报记者:现在身体状况如何?

老罗:我已经好多了,但还需要慢慢恢复一段时间。

北京晨报记者:回法国将从事什么工作?

老罗:我刚刚通过了法国公务员考试,回去当公务员。

北京晨报记者:回国后还会跟顾家见面联系吗?

老罗:那是当然的,他们是我的家人。跟中国的老百姓一样,像春节等节日我们还会见面。

北京晨报记者: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老罗:今后没有想太多,我要一天一天生活,要对我妻子的家人好。

北京晨报记者:印象里文青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老罗:她是最适合我的人,所以我才跟她结婚了。但以后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在心里想着她。

-“无辜的生命,美好的姑娘,希望她在天堂一切安好。”

-“心疼姑娘,真的,看她倒在地上的眼神真是特别揪心。愿逝者安息。”

-“希望你的爱人老罗今后再也不要失去任何,因为失去你已是最无法弥补的痛。”

-“对天灾我们没有办法避免,人祸才真让我觉得冷,尤其是一个人的过失使其他无辜人失去生命。”

-“那么明显的刀,拿到繁华地带,怎么都没被发现?砍人者动机是什么?”

网友留言

对话老罗

名医汇

就医挂号服务中心

海外就医中介

名医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