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抽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手机数码--二手手机交易成新消费模式 仍需

发布时间:2021-11-18 14:27:48 阅读: 来源:抽纸厂家

近几年新智能机出货量增长有所减缓,但实际上2016年还是卖出了大约15亿部。到了今年,在智能机外观进一步创新、技术不断拓展的背景下,第二季度全球售给终端用户的新智能手机数量增加,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第二季度智能机的销量为3.662亿部,比2016年第二季度增长了6.7%。这个数据表明,新机出货量在逆袭增多,随之而来的改变是,充斥在市场中以及用户手里的旧手机数量也在逐渐扩大。

2017第二季度新智能机销量

由“新机换代、出货大”引起的这种蝴蝶效应,除了增加旧手机的数量外,还衍生出如今用户对“旧手机”的处理态度。在对二手手机交易尚不熟悉之前,消费者大多会以“闲置、送人”等方式来解决旧手机的去留。二手手机交易兴起后,国内手机用户对闲置资源再利用的意识不断增强。而以用户视角来看,二手手机更经济实惠,这是吸引大家纷纷开始二手手机交易的一个原因。

但二手手机交易这个新型消费模式的兴起,背后并不简单,主要因素可以概括的分为三点:

1.消费升级。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的消费支出也在提升。与物质匮乏的时候不同,物质基础丰富起来后,人们的选择更多,更愿意去追求新产品,这导致旧产品增多,也同时催生人们产生了“转让”的想法。而人们消费水平的升级,带来了新的购物观念,由此很多人开始有了“买的贵不如买的好”,二手手机性价比高、实用环保的理念。

2农村的破旧房屋可以强拆吗.回收机构与二手交易平台的发迹。回收机构和二手交易平台,就像是供应商和经销商。回收机构提供充足的二手货源,二手交易平台则通过各自不同的经营方式让二手手机能以最有价值的方式,获得“重生”。

3.共享经济大背景。共享经济强调的是大量闲置资源的相互流通,提高资源的利用率。说白了共享经济是“使用而不占有”,风靡中国的共享单车就是实例。而二手交易,虽然表面上看是短期占有了某件二手商品,但与他人共同分享一件物品在一段时间内的使用权的本质是一样的。跟共享单车这种租赁模式最大的不同是,二手交易能充分使用产品的剩余价值。

有这三方面因素的影响,国内二手手机市场开始有了水花。然而一旦形成庞大的市场,必定会有波澜,这是行业固定的规律,二手手机交易市场自然逃不掉。那么,在当前这个时间节点上,二手手机交易市场的现状是?

线上二手交易平台的崛起中百花齐放,但存在盲区。

在过去的很多年,二手手机的回购、转售在线下并不少见,不过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线下二手交易不再是唯一的交易形式。线上二手交易平台的出现,为用户提供了更多便利现在的新农村允许强拆吗,一时间成为了市场宠儿。而目前以转转、闲鱼、爱回收、猎趣、回收宝为主的线上二手交易平台已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下面笔者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几家二手交易平台的具体情况。

转转致力于扭转整个二手交易的大环境,它从3C电子品类入手,通过整套的验机体系,帮助用户重新建立起对二手交易的信心;闲鱼主打社交,强调自由交易;猎趣同样以闲置二手交易为主,支持一键发布商品即刻买卖;爱回收、回收宝则都以经营手机回收交易服务为主。

随着二手交易平台的迅速崛起,再加上智能机在人们日常生活中拥有着重要地位,当这两个元素碰撞到一起,自然产生了巨大的市场效应行贿罪自首用坐牢吗。至于这效应有多强,笔者搜索发现,在百度上“二手手机交易”能搜索5660000个结果,“二手交易平台”能搜索出12200000个结果。不过在这些搜索中,我也看到了不少与“骗局”、“隐患”、“陷阱”有关的关键词,这至少说明一点:在互联网背景下崛起的二手交易市场,存在着不小的问题。

尤其是在线下电子商品交易转到线上之后,不良商家利用二手交易平台缺少严格审查与监管制度标准,诱导消费者进入骗局。如今来看,国内二手交易市场、二手交易平台虽发展的风声水起,但缺少行业标准,存在监管盲区。

那么如何解决二手手机交易中的隐患,建立良性健康的市场环境?需先树立标杆。

二手手机交易市场乱象频生,首当其冲的是没有既定的“行业标准”。在信息碎片化的年代,用户越来越关注个人信息及交易财产安全,而在二手手机交易中如何才能保障信息及财产安全是重中之重。

另外,手机定价不统一,天价产品时常出现,无法鉴定卖家是否为黄牛,二手产品水分太大以翻新机挂牌出售,这些疑难杂症不能妥善解决,势必影响国内二手手机交易市场未来的发展。

从根本上来说,陌生人之间确实无法建立“信任”,这是最主要的问题。但想要破除这个最大的难题,首先就需要确定一个二手手机行业的标准。而最基本的操作,无非是从二手手机的定价、服务出发,为买家和卖家树立一个衡量好坏的标杆。至于这个标准什么时候出现,我们只能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