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抽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孙明春政策利率与利率政策我的钢铁【莎普爱思】

发布时间:2019-08-09 06:20:34 阅读: 来源:抽纸厂家

孙明春:政策利率与利率政策_我的钢铁

    人民币利率还有上行的空间(如果通货膨胀率明显高于预期的话),但央行在年内连续大幅度加息的概率应该很小

    4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再次上调0.5个百分点,这是去年7月以来的第六次上调。再加上今年3月的加息,央行今年以来可以说是月月出击,尽显其紧缩货币的决心和力度。但与此同时,国内经济增长的速度似乎并未因此而放慢,股票市场也一改2003年至2004年时谈加息紧缩而色变的现象,似乎对上述紧缩措施置若罔闻,频频创出新高。

    两者的鲜明对照加强了市场对于央行在年内进一步紧缩的预期。有人认为,和高速增长的经济与迅速膨胀的资产价格相比,央行加息的力度太小,难以抑制住企业贷款和投资的冲动,因此需要更大幅度地提高利率。虽然我们也认为人民币利率还有上行的空间(如果通货膨胀率明显高于预期的话),但央行在年内连续大幅度加息的概率应该很小。这一方面是由于大幅度加息将面临很多约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中国的政策利率与西方国家的政策利率有明显的差别,因此不能单纯依赖政策利率的上调来达到紧缩的目的。

    西方国家的中央银行(如美联储)一般是把短期利率作为货币政策的操作目标,通过调节货币市场上短期资金的供求关系来实现其政策利率的目标。与它们不同,中国人民银行是以储备货币为操作目标,以广义货币供应量(M2)为中间目标,而以保持币值稳定从而促进经济增长作为最终目标。例如,今年央行所确定的中间目标是M2的增长率为16%左右,最终目标是消费物价指数上涨幅度不超过3%。

    事实上,中国人民银行的政策利率与西方国家央行的政策利率在定义上和作用上有明显的差别,因此不能简单地把人行加息的作用等同于美联储或其他类似央行加息的作用。

    首先,人行的政策利率是行政性规定的商业银行对其客户的存、贷款利率,因此属于“零售性”的利率。相比之下,西方国家央行的政策利率则是“批发性”的利率,一般是银行间货币市场的短期利率(如美联储的联邦基金利率)或者是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再贷款利率,而商业银行则根据此“批发性”利率自行确定其“零售”利率。

    其次,西方国家央行一般是通过使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如公开市场操作、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再贷款、再贴现等等)来调节商业银行在中央银行的储备金,进而影响货币市场上的资金供求关系,以实现其宣布的政策利率目标。在这种体制下,央行的所有货币政策工具都服务于实现政策利率的目标。一旦央行宣布加息,它会不遗余力地动用所有货币政策工具来紧缩市场的流动性,直到市场利率达到新的政策利率目标。而在中国,中央银行直接通过行政指令来控制其政策利率,利率的调整并不一定伴随着其他政策工具的运用,因此加息就是加息,而并不一定意味着流动性的紧缩。事实上,利率也变成了货币政策工具中的一个,其地位和作用在中国没有在西方国家那么“显赫”。

    第三,正是由于人行的政策利率是行政性规定的(而不是像美联储那样通过货币市场来维持的),这些利率并不一定能真实反映银行体系的流动性状况,因此有可能会出现政策利率与市场利率(包括货币市场和债券市场)的脱节。比如说,虽然目前一年期的银行贷款利率是6.39%,但企业短期(一年)融资券的发行利率却只有3%至4%,反映了市场资金的充裕。除非中国人民银行同时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和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来调整银行体系的流动性,否则政策利率的调整并不见得能影响市场利率水平。

    由于上述原因,人行的政策利率并不像西方国家央行的政策利率那样地位“显赫”,而是与公开市场操作、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和 “窗口指导”这三项工具的地位相仿。这也是为什么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人行多次综合运用上述工具来进行调控,而不是单纯依赖政策利率的调整。事实上,对中国人民银行来说,在目前存在结构性的流动性过剩的形势下,使用公开市场操作(目前主要是发行央行票据)、调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和实行“窗口指导”这三项工具恐怕比调整政策利率效果更为直接。

    我们认为,人行在政策利率上的底线是不让名义存款利率低于消费物价上涨率,除非消费物价上涨只是暂时的。这一底线的存在倒不完全是因为利率上调可以有效地降低通货膨胀,而是为防止负实际利率助长资产价格的膨胀;另一方面,加息的心理作用也不可忽视。由于人行加息的次数很少,而且每次加息都伴随着其他的紧缩措施,因此投资者往往会把加息视为更严厉的紧缩措施的前兆。很多投资者(尤其是房地产开发商)所担心的并不见得是加息带来的借款成本的上升,而是有可能相伴随着银行贷款的减少,导致未来营运资金的短缺,甚至有可能形成“烂尾工程”。所以说加息的影响还是不容忽视的。

    鉴于以上分析,我们认为,人行在今后一年至二年里会继续把加息作为货币政策的工具之一,与其他货币政策工具配合使用。政策利率还有上行的空间,但央行连续大幅度加息的概率应该很小。这主要是由于大幅度加息将面临以下约束:

    第一,由于国际收支顺差的状况不太可能在短期内扭转,过剩流动性将持续存在。除非人行大幅度加大公开市场操作的力度或大幅度调高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否则货币市场利率将很难有大幅度上涨。因此,大幅度加息只会扩大政策利率与市场利率之间的差距。

    第二,如果大幅度加息真的通过降低投资和消费而使经济降温,这会进一步减少国内需求,增加国内储蓄。从国民收入账户核算的角度来看,这意味着中国将实现更大的经常账户顺差。为维护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央行需要进一步加大在外汇市场干预的力度,从而往银行体系注入更多的流动性。其结果是大幅度加息非但没有减少流动性,反而加剧了这一问题。

    第三,大幅度加息会大大缩小人民币与美元的利差,从而会吸引更多的从事无风险套利的“热钱”流入,增大央行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和减少流动性的难度。

    第四,虽然加息会降低企业的借款动机,但它同时也增大了银行的贷款动机。目前,一方面企业贷款需求很大,许多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贷款需求得不到满足;另一方面,银行体系存在过度流动性,商业银行持有大量的超额储备金,只是鉴于央行的“窗口指导”而自我控制贷款规模。因此大幅度加息很有可能刺激银行贷款的动机,增大央行实行“窗口指导”的难度,甚至有可能导致贷款增加而不是减少。

    第五,大幅度加息无疑会增大借款者的利息负担(包括消费者的住房抵押贷款),因此在短时期内的大幅度加息很有可能引发坏账的大面积出现,而这显然是任何人都不想看到的。

    最后,我们预计在中长期内,央行会逐渐淡化目前的政策利率(即银行存、贷款利率)的地位,而逐步把政策利率转变为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由于这一转轨要求国内金融市场的充分发展和深化,此过程可能持续两至三年,甚至更长。但我们建议投资者逐渐将目光转向SHIBOR,因为这一利率比银行存贷款利率更真实地反映国内银行体系的流动性状况。(财经)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