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抽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FCA与雷诺合并或导致日产汽车在联盟中被边缘化《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17 11:52:23 阅读: 来源:抽纸厂家

2019-06-04 11:25:54来源:Bloomberg Automotive news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迅速接受FCA与雷诺汽车突发的合并提议。

不会关闭工厂,也不会裁员——这些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FCA)与雷诺汽车提出合并时的承诺正遭遇挑战。

“不关闭一家工厂,还能节省50亿欧元(56亿美元)。”FCA在谈到与雷诺汽车(Renault)的合并时的承诺。

Bloomberg报道称,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样的豪言壮语太过激进。近年来,尽管FCA和雷诺汽车都在强化紧缩开支,但目前两家公司都有闲置产能。

众所周知,在欧洲,FCA早就深陷产能过剩泥淖。同时,雷诺汽车的情况也不太乐观。雷诺汽车一半以上的销售额来自欧洲,且依赖与日产汽车的合作关系,其位于巴黎北部的Flins等工厂才能保持忙碌的状态,该区域的需求也正在下降。

不裁员的承诺同时引起业界质疑。

2019年5月30日,当被问及是否需要裁员时,雷诺汽车的态度与FCA出奇一致。雷诺汽车董事长让-多米尼克·塞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表示,双方的合并“不需要牺牲员工。”

截至去年底,FCA全球员工总数为198500人,其中近三分之一在欧洲,然而,这家以吉普越野车和RAM为主要销量的制造商利润来源几乎全部出自北美。2018年,FCA在意大利有6.5万名员工,约15%的员工被解雇,裁员人数是2017年的两倍多。

同时,无论是意大利还是法国,他们所面对的政治环境也给他们裁员带来困恼。

还有执掌合并新公司的人选,从合并提议一开始,人们就在猜测谁能够驾驭庞大无比、结构复杂的全球第三汽车制造商。事实上,最适合两位人选——深陷囹圄的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与已经告别的塞尔吉奥·马尔乔内(Sergio Marchionne)都不可能了。

在合并提议里,履新雷诺汽车董事长不到半年的塞纳德被指定为合并后新公司负责人,这位被称为“戈恩反对者”的新人是否具备执掌新公司的能力与智慧成为外界关注点。

Automotive news称赞他“拥有一股稳定大局的能量”。

来看看他的“雷诺时间”。

今年1月当选雷诺汽车董事长,66岁的塞纳德迅速采取行动,主动修复与日产汽车关系,并同时与约翰·埃尔坎(John Elkann)举行密室会谈。(埃尔坎是阿涅利家族的后裔,后者是菲亚特的创办者和执掌者),讨论FCA与雷诺汽车可能的合作。

合并提议之后,他的表现也十分积极,乘飞机前往日本,说服日产汽车相信FCA-雷诺合并的好处。他对路透社表示,“起初,日产高管们有很多的质疑,但在会议结束时,气氛是积极的。”

塞纳德支持者认为,这既验证了塞纳德谨慎的品行,同时还看到了他的魄力:他意愿去考虑这样具有创造性的新业务组合模式。

“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人物,这是当初他能够加入雷诺汽车的重要原因。他生来就是一个冷静的人。”这是外界对他的认可。

似乎都忘了日产汽车。

过去的几个月,因为戈恩被捕,日产汽车一直在应对人才流失问题,他们的管理层这才开始权衡这桩轰动一时的合并的后果,如果合并达成,可能会使日产汽车在联盟中被边缘化,并可能会削弱其影响力。

被质疑的承诺、被称赞的塞纳德,以及被遗忘的日产汽车又会在这次合并提议中如何回应市场争议,寻找自己的新定位?看起来,FCA与雷诺汽车的合并才拉开帷幕。

01.危险信号

对于不会关闭工厂的承诺,欧洲并不相信。

"我不知道,是否有那么一天,FCA和雷诺汽车会对他们此次承诺感到后悔。因为,两家公司在法国和意大利的工厂利用率本来就非常低。作为一个合并后的组织,更可能的情况是,一些工厂不得不被迫关闭。"曾参与雷诺-日产的动力系统战略的工作、沙利文(Frost&Sullivan)公司顾问Kevin Kelly如此说道。

FCA在欧洲已困难重重。根据意大利Fim Cisl工会数据,2018年,FCA在意大利的汽车产量五年来首次下降,同比下滑10%,至66.8万辆,并导致部分员工被裁。

近年来,FCA一直在积极转型,试图摆脱单一生产小型车以及大批量生产的模式。不过,如果能借助雷诺汽车平台,FCA可能会重新生产更多小型车。

如今,如果要保证“不削减”的承诺兑现,这些即将加入的新产品,以及任何新出现的电气化产品都必须成功。

企业咨询及转型公司AlixPartners驻EMEA区域总裁Stefano Aversa表示,"未来,只有在新产品线的开发取得成功同时保持客户源的前提下,FCA和雷诺汽车才能维持其在欧洲的现有产能,到时候,如何将联合开发的新车型合理地分配给现有工厂,这些决定将非常关键。”

但根据咨询和研究集团LMC的数据,菲亚特2018年在欧洲工厂生产了98.2万辆汽车,而产能却是产量的两倍多;同样,包括拉达和达西亚品牌在内,雷诺汽车2018年产量为263万辆,但产能却是376万辆。LMC估计,一般来说,要想实现盈利运营,利用率需要达到70%至75%。

这些现实的冲击,让为了赢得政府的支持而做出的不裁员承诺经不起时间考验。

再来看看两公司所面对的政治环境:在意大利,对于民粹主义政府和劳工组织来说,任何限制产能或裁员的风吹草动都会成为国家危险信号。

在法国,同样任何关闭工厂的尝试也会与当地强大的工会发生冲突。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领导的政府,已经被那些抗议社会不平等的黄色背心暴力活动所撼动。

而且,法国政府本身就是雷诺汽车最强大的股东。法国政府表示,保留工作岗位和当地工厂是两家公司合并的前提条件。2019年5月28日,法国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公开表示,两家公司必须保证“在法国提供‘工业’岗位,并承诺‘零’关闭工厂”。不过,法国的CFDT工会没那么乐观,他们表示看到就业机会已经面临风险。

对比起来,法国的用工环境更加危急。法国的失业率高达8.7%,而且雷诺汽车是法国最大的雇主之一,拥有48600名员工。有分析认为,为保证现有就业稳定,法国政府还有可能要求FCA旗下车型在Flins工厂生产。

在意大利,副总理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表示,他相信,两公司的合并“会保障这个国家的每一份工作”。

然而,这结论下得有点早了。Kelly预计,至少两国各有一家工厂可能会关闭,甚至,意大利有可能会关闭两家工厂。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声音都在看衰合并。“FCA旗下的奢侈品牌,比如阿尔法?罗密欧和玛莎拉蒂可以从从雷诺汽车强大渠道中获益。”Fismic工会主席Roberto Di Maulo表示,而且,位于都灵的Mirafiori工厂也可以采用法国提供的零部件,生产全电动500车型。

Di Maulo称,"FCA和雷诺汽车的合并对意大利来说是一笔不错的交易,即便没有日产汽车的参与。当然,如果日产汽车也加入,好处可能会进一步增加。"

02.塞纳德其人

据报道,塞纳德优雅的教养和丰富的商业经验使他能与小20多岁的埃尔坎关系融洽。

富瑞金融集团(Jefferies)驻伦敦汽车分析师Philippe Houchois说:“尽管他们年龄差异较大,但他们拥有共同的文化底蕴。虽然他们都清楚自己生来就享有特权,但对待员工和工作都有一种使命感。”

除了都曾在米其林工作过外,塞纳德和戈恩也有其他的相似之处。长期以来,米其林一直被视为法国最优秀、最睿智的经理人的试验场。塞纳德出生在巴黎富人区Neuilly,他的父亲是一名外交官,在世界各地的大使馆工作。

塞纳德毕业于法国著名的HEC商学院,1976年获得法律学位。他在法国国有石油公司道达尔(Total)开始商业生涯,最早从事财务和运营工作。1996年,塞那德加入铝业和包装企业Pechiney,并担任首席财务官。2003年,塞纳德被任命为Pechiney首席执行官。

2005年,时任首席执行官的爱德华?米其林(Edouard Michelin)致电塞纳德,雇佣后者出任首席财务官。据说,塞纳德和这位工业继承人很快就融合在了一起。2006年,42岁的米其林在Brittany海岸溺水身亡后,塞纳德成为三名董事总经理之一。2011年,他接替米其林的表兄Michel Rollier担任首席执行官。

谈到米其林从家族式管理的转变,Rollier这样评价塞纳德,“他拥有所有重要的品质,拥有真正的战略眼光以及对卓越运营的关注。更重要的是,他能够体现集团的价值观。”

但真正让全球汽车界将聚光灯打到他身上还是在6个月前。

2018年11月19日,戈恩被捕震惊业界。当时,为了最大程度减少负面影响,雷诺董事会及其最大股东法国政府急于寻找一个“可靠的双手”来掌舵这艘失去方向的大船。此时,一个名字从一系列长长的预选清单中脱颖而出——塞纳德。

今年1月,他当选雷诺汽车董事长,很快就被人们戏称为“戈恩反对者”。然而,这位低调董事长处事却十分果断。

上任伊始,他多次往返日本与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会面,并一再声称,雷诺-日产联盟关系不仅会延续下去,而且会蓬勃发展。

期间,塞纳德还与埃尔坎会谈,讨论双方可能的合作,但他们没有考虑将日产汽车纳入他们的结盟范围。

Houchois表示:“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人物,这是当初他能够加入雷诺汽车的重要原因。他生来就是一个冷静的人。”

不难发现,其能够上位也源于对日本的熟悉。塞纳德曾担任米其林首席执行官多年,而日本恰恰是米其林最大竞争对手普利司通大本营。

上周,在日本,塞纳德的处世之道再次得到了印证。他乘飞机前往日本,说服日产汽车相信FCA-雷诺合并的好处。

西川广人似乎也被塞纳德情绪所感染,愿意相信他的动机。会晤之后,他表示,他从FCA的合并提议中看到了现有联盟的潜在机会,并补充称,"我们不认为这是一个负面因素。"

塞纳德与马克龙的关系也值得关注,他是马克龙早期的支持者。据报道,2017年,马克龙曾向塞纳德提供过就业部长职位。

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联结,因为法国政府是雷诺汽车的最大股东,雷诺汽车要接受FCA的提议必须得看法国政府的态度。

03.与日俱增的压力

对日产汽车来说,FCA与雷诺汽车的合并提议,是在一个混乱的尴尬时刻提出的。

去年年底,戈恩被捕后,亚洲和北美的高管纷纷离职,日产汽车一直在应对人才流失问题。

伴随内部人才流失的混乱,西川广人一直在与雷诺汽车就合作关系的未来架构公开交锋。西川广人一直试图避开雷诺汽车要求更紧密整合的压力。上周,雷诺汽车和FCA正考虑以50%对50%的比例合并的消息,令这位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措手不及。

日产管理层这才开始权衡这桩轰动一时的合并的后果。他们猜测,如果合并成行,日产汽车在联盟中可能被边缘化,影响力下滑。

近期以来,西川广人开始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有声音要求他下台,并为这一系列混乱情况承担责任。但由于人才流失,日产汽车最高领导没有明确的继任者。

德意志证券(Deutsche Securities Japan)驻东京首席汽车分析师Kurt Sanger表示,“显然,戈恩时代显见的失败之一,就是没有为日产汽车培养接班人才。这种局势下,没有人比西川广人更有资格应对(合并提议)。”

事实上,戈恩对权力的掌控是如此铁腕,使得他那些野心更大的下属们常常认为,唯一的上升之路就是出局。结果日产汽车人才散落,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今天。

芬琳漆

都芳漆和多乐士芬琳

环保墙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