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抽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徐老爹巧斗金拐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12:18 阅读: 来源:抽纸厂家

正德年间苏州有户富贵人家,主人姓金,专会设计谋法坑害欺压穷苦百姓,当地百姓对他深恶痛极,私下都管他叫金拐子。眼见年关将至,这天,金拐子家的长工徐老爹来找金拐子要工钱好回家办点年货,金拐子见徐老爹要工钱,就皮笑肉不笑地说:“难为徐老爹在我家干了一年的长工,这工钱嘛,好说,不过有个条件。”徐老爹料这金拐子是想赖帐,便不紧不慢地说:“敢问东家是何事?”金拐子喝了一口茶然后拿出一筒上好的杉木对徐老爹说:“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不大不小,不圆不方,不高不矮,不长不短的家具,做得好我就给你双倍的价钱,做不好,那就别怪我不仁义。”徐老爹想了一会儿说:“家具我能负责做好,只怕东家搬不回去。”金拐子暗笑,只怕鲁班在世也做不出如此要求的家具更何况只会出力气干活的徐老爹,便说:“如果我搬不走,工钱还是你的,家具也归你。”徐老爹说:“那好吧,东家明天来我家取吧。”说完便扛着那筒杉木回家了。

第二天,金拐子起了个大早,他料定徐老爹完成不了家具,于是也不急着去找徐老爹,而是先上街溜溜鸟,品品茶,一直到了正午,金拐子见时间也不早了,便悠哉来到了徐老爹的家里把钱往桌子上一放,得意洋洋地说:“徐老爹,我来给你送工钱来啦!家具做好了吗?”徐老爹说:“东家要的家具已经做好了,只是现在还不能拿出来。”金拐子料是徐老爹完成不了的推脱之词,便凶狠地问答:“那什么时候才能拿呢?”徐老爹收起桌上的钱不慌不忙地说:“白天不能拿,晚上不能拿,将黑不黑的时候不能拿,将亮不亮的时候不能拿,过了这几个时辰,东家什么时候来拿都可以。”金拐子知道上了徐老爹的当,生气极了,却也无计可施,,只能气冲冲地走了。

金拐子回到家后越想越气,凭自己的智慧却赢不了一个长工,便寻思着一定要找个机会报复报复这徐老爹。新年过后便到了开春季节,许多穷苦人家没有牲口,又缺少劳动力,迟迟不能种上麦子。金拐子趁机敲竹杠,放出话来,没有畜力的穷人家可向他借用牲口,犁一亩地上缴五斗麦子或顶半个月工。一些人家迫于生计都向金拐子借了牲口。

徐老爹不想向金拐子低头,可是眼见别人的地一块一块种上了麦子,徐老爹心里十分着急,便来找金拐子借牲口,金拐子一见是徐老爹,顿时乐了,你徐老爹也有今天,我也要让你吃吃苦头。于是便装做很为难地说:“徐老爹啊,你来晚了,乡亲们见我好说话,把我的牲口都借走了,我是实在没有再可以借给你了。”徐老爹知道金拐子定是想看他笑话,也不多说什么,只答到:“既然东家没有,我只好再自想办法吧。”金拐子见徐老爹可怜地走了,心里十分满意。

徐老爹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不怎么是滋味,再过些时候这春雨时分就过了,要赶不上种麦季节,恐怕今年就收不上麦子了。徐老爹抬头看看田地,远处不少地上东家们正在阴凉处督促着自家的工人们干活,忽然想出一条妙计,便急忙跑回家做准备去了。

第二天上午,金拐子在仆人的服侍下,摇摇摆摆地来到地里监工,路过徐老爹的地边时,他看见原本挥动锄头正在挖地的徐老爹忽然跪在地上,脱掉上衣,手忙脚乱地把什么东西往衣裳里包,在太阳的照射下,还一闪一闪的发着光。金拐子心中一动,便走上去,笑呵呵地问到:“徐老爹衣裳里是什么东西呢,怎么闪闪发光的?”

徐老爹紧紧抱着衣服,连连点头:“没什么,没什么,是我把早餐没吃完的馍掉在地上了,刚拾起来。”金拐子怎么信,徐老爹越是不让看越说明是一件宝贝,一定要看个明白。徐老爹一声不吭转身准备往回走,金拐子故意用脚踩着衣服的一角,徐老爹拿着衣服往回走,一用力,忽然从衣服里掉出一块黄灿灿的金子。徐老爹眼明手快,急忙拾起来紧紧握在手中,摆出一副要拼命的样子,金拐子一见金子,眼睛都红了,连忙问到:“你这金子从哪来的?”徐老爹气呼呼得说:“我在自家的地里挖出来的,怎么了?难道还是你的不成?”

金拐子见徐老爹急冲冲到跑回家,心里暗笑:这徐老爹定是回家藏金子去了,真是没有远见,得了一块金子便满足了,却不知在这地里还埋藏了多少块金子。金拐子急忙叫长工把家里所有的牲口都套上犁,来到徐老爹的地上,趁徐老爹还没回来一犁挨着一犁细细地犁了起来。金拐子和几个仆人还跟在犁后边眼睛一眨不眨紧盯着犁沟,生怕金子掉下来了。徐老爹躲在远处的大树下,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喝着凉茶。

再说金拐子忙了一天一口水也没喝上,却一块金子也没挖出来,猛抬头看见犁好的地,方知又上了徐老爹的当,不觉怒上心头,却又不好发作,只能再次便宜了那徐老爹,金拐子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整倒徐老爹。

这天晚上,金拐子去远房亲戚家喝喜酒,回来的很晚。当金拐子正要进府时见徐老爹打着灯笼从门口经过,灯笼上写着:“我是天子”四个字。金拐子直笑着嘴咧到脑门后面,被你戏弄两次,总算论到我出这口恶气的时候了,我去跟州官说一声,哼,不仅你徐老爹小命不保,说不定我还能封个小官做做。金拐子越想越开心,也顾不上用轿,直接小跑而去。不大一会儿,四个衙役便把徐老爹抓上了大堂。

州官惊堂木一拍:“大胆徐老爹,竟敢自称天子,先把他绑了。”

“慢着!小人不知所犯何事,还请大人能说个明白。”

“你自称太子,欺君犯上!”

徐老爹说:“病从口入,祸从口出,我若自称天子,是我口招是非,斩首也罢,但若无凭无据,大人也不该胡乱抓人。”金拐子听了这话,也没等州官答腔便一把夺过了徐老爹的灯笼说:“大人,您看这四个字是什么?”州官仔细一看果然见到灯笼上鸡蛋大的四个字:我是天子。于是,厉声喝到:“徐老爹,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何话好说?”

徐老爹弄清是什么事以后,反倒慢声慢气地说:“怕是大人眼花了,请大人再往下仔细看。”

州官凑近灯笼看了好一会儿,原来在“我是天子”后面还有三个字“一小民”,字比绳头还小。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莽撞了。州官不好下台,就说:“你这是故弄玄虚,无事生非,按理也应治罪。你为什么把‘我是天子’写得怎么大,而‘一小民’却写的这样小?”

徐老爹答到:“不怨我字写的小,是大人太崇敬皇上了,所以只看的见天子看不见小人啊,大人想想,我这‘小民’怎么能比‘天子’呢?”

徐老爹一席话正好给了州官一个台阶,但州官一肚子的气无处可发,于是便迁怒于金拐子多事。

“来人,把这多嘴的人拖下去重打40大板,不许他以后再搬弄是非。”

“大人啊,您就饶了小的吧,以后小的再也不敢多事了。”金拐子哭丧着向州官求饶。还一边说着一边给自个掌嘴。

“哼”,没想到州官不仅没有领情,反而因为金拐子这一闹更让州官火冒三丈,“多加20大板。”州管随即怒喝。

这六十大板打下去还真的打醒了这个十恶不赦的金拐子,从此以后啊,他再也不敢欺压百姓了,当地百姓也总算过上了安稳的日子。

真封神外传h5

676官方正版彩票

伏魔者2安卓版

乱武门手游

相关阅读